楼主(阅:1030/回:0)阅读经典与古人对话

阅读经典与古人对话(读书札记)

陈迅工 20170315

面临如何阅读经典,尤其是国学经典的话题,光明日报记者就许结教授题为“经典阅读与人文情境”讲座,所整理的一篇文字,与古人对话,与学子交流,相当精彩,读来颇受启迪。许教授从道德情境、学术情境、艺术情境、自然情境四个方面,深入浅出,旁征博引,生动阐述了经典阅读与人文情境的内涵。下面是敝人的心得札记,谨作为学习提要或原文摘辑,与诸位分享。

何谓经典?概括而言,只有经过历史检验和洗练的、承载文化传统之积极精神、且具有典范意义的书籍,方可奉为经典。而读经典呢,是一种与古人对话,继往开来,汲取精华,人生修为的过程。所以,我们读经典,要有情怀,参与其中,要有人文情境。所谓人文情境就是,阅读中国古典时,认知传统文化中,所必备的“情境”,简而言之即:人同其心又同其情的境界。具体地说,包括以下四个方面。

道德情境

“道德”一词,重在“德”,“道”是通往“德”的途径。道德崇高而广大,德教最初也最基本归于一字:孝。“百善孝为先”,孝如何表现,首在“养”。中国文化极重“养”。我们常讲“养胃”“养气”“养生”,孟子曰“吾善养吾浩然之气”。于是,我们谈胸襟谓之“涵养”,讲文明称有“修养”,实际上都由“孝养”演绎而来。

然而,孝,也不仅限于“养”,又有生存之“养”孝道之“养”,之分。前者同“犬马”,后者乃“人伦”,所以关键在一“敬”字。“孝敬”,才是孝文化的核心。人对孝有了敬畏之心,才能内化为道德情怀。中国文化典籍中道德传统中的“高山仰止”,追寻的是一种神秘的生命之源。“造化钟灵人杰在,名山圣哲两依存。”泰山之尊在孔子,孔子之尊在六经,构成一个以德教为中心的礼义共同体。无论君王还是臣民,都应该“有德者居之”,而德的实行,又需“因民所利而利之”的治国理念与社稷情怀。

学术情境

用求真的心态去认知经典,即是学术的情境。在古人的笔下,这种求知求真的心态,往往以一种情境展开。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诗中第三句“清如许”一问,末句“活水来”一答,不着痕迹的将人生治学、积学、求知、求真,以至触类旁通,豁然开朗,这就是一种学术的情境。还有孔子的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”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”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(悦)乎!”传递的都是古代经典中的主智和求真精神。

如何理解与营造阅读经典的学术情境,从学术的对待关系来考察,分别是“博与精”“渐与顿”“得与失”。所谓“博与精”是说,既要博览群书,拓展视野,“开卷有益”“世事洞明皆学问”,又要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垂。”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修改十遍方为绿。所谓“渐与顿”是说,既要渐习积累知识,不断增进学养,又要禅宗六祖慧能的“顿悟”以及宋代“程门立雪”一觉醒来通身雪。所谓“得与失”说的是,获得容易舍得难,强调的是舍利而求义,强调的是安贫乐道。

艺术情境

人是生物的人,更应该是有趣味的人。我们说“品味人生”,正包含了这种趣味。宗白华先生在《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》讲到“艺术境界主于美”。如何在阅读经典时得到审美的趣味,首先在于我们要有一种审美的心态。借用古代的“佳人之咏”:“秋水蒹葭”“人面桃花”“红叶题诗”这三段故事谈诗,达致艺术之情境化,形象而精彩。“秋水蒹葭”表现出一种对和美世界的孜孜追求,“人面桃花”,表现出一种对和美世界的回忆与反思,“红叶题诗”,表现出一种对自由的向往和精神。

艺术境界与学术境界的不同,在于创“形象”以为“象征”。如《诗经

找准人生的箭,然后一磨十年!
滑雪场规划设计:http://www.esnow.com.cn/